女医生检查硬度-第二十五章:为什么她在乞讨?

作者:蝼拂肤陶耥叼 2020-02-14 15:15:15

标签: chinese军人gⅤ

女医生检查硬度

女医生检查硬度-第二十五章:为什么她在乞讨?

 胡一鸣伸手轻轻拍在战巫的手臂上,他清晰的看到战巫手里的毒蛊瓶子盖子都开了,哎~千万别一上来就激化矛盾呀。而且其他两组人马都已经飞远,这里就剩下了他们两个,还是试探试探好了。

胡一鸣本身个子就小小的,还没有这么个小孩子高,它抬头假装萌萌地问:“你看你比我都大呢,为什么会觉得我是哥哥呀。”

chinese军人gⅤ面前的小女孩蹲下来把破碗举到胡一鸣面前重复那句话:“小哥哥给点儿吃的好吗?”

胡一鸣伸手在小姑娘面前晃了晃,发现她虽然愣愣的,但应该看得见才对。于是他回头对战巫说:“有吃的吗?”战巫耸了耸肩肩面无表情地说:“只有毒药。”胡一鸣叹了口气,扭过头刚要说对不起我们没吃的,就发现眼前的小孩子不见了,他俩迅速摆好架势四处望去,除了熙熙攘攘的人群,再也看不到那个小女孩了。

胡一鸣收回乾坤圈看着远方问战巫:“你觉得那个小女孩是梦溪吗?”

战巫想了想说:“战巫不知道,但……她身上没有死气。”

于是胡一鸣示意战巫架好飞剑按照地图开始巡视。

另一边的岳阳子御剑飞到了镇守府的上空,发现这里黑气最为浓郁,甚至不飞低一些都看不到下面的情况。一边的星玄子开口阻止:“还是不要下去了,咱们只是巡视,这种一看就很有问题的地儿留到最后吧。”岳阳子点点头,俩人继续御剑飞行,结果到一座寺庙的时候发现这里比刚才的镇守府死气还浓郁,而且寺庙的山门前倒了很多人,又老又少,甚至还有小孩子和孕妇。大家都是面朝天张着嘴,七窍一缕缕的冒着黑色的死气,整个眼窝都看不到眼球,黑气就在眼眶和嘴里进进出出,非常可怖。

这次连星玄子都不淡定了,他和岳阳子相视看了一眼,飞快的御剑落到寺庙的尸堆附近,站在浓郁的死气外围。距离尸堆还有十几米的时候就可以闻到恶臭,几乎不能靠近,浓郁的黑气几乎把那一片地方围了起来。星玄子又御剑围着寺院转了一圈,发现整个镇子的黑气有很大一部分就源于这里。

“这些……到底是什么人?”星玄子问岳阳子,星玄子因为是负责救护的弟子,他很少去前线捉妖,一般都是在后方给予伤员救护,所以这种惨烈的场景也是头回见,不由得心中一阵触动。

岳阳子没有说话,怕死气进入身体,他先施展了闭气功封住了耳鼻口,俯身去仔细观察地上的死尸。过了半晌的时间,岳阳子疑惑地走回黑气的外围对星玄子说:“这些人···并没有死···”

“没有死?那这些死气是怎么回事儿?”星玄子惊愕地问。

“可他们都有呼吸,就像是睡着了一样,这些黑气确实是死气,我有个猜测,但却不敢跟确定,回头和大家商议一下。”岳阳子说。

“嘶!活死人?!!”又是一阵惊愕的唏嘘声。

“咱们还是先离开这里,我觉得这些人都躺在庙里并不是自己来的,看上去是被人搬来的。”岳阳子说。

于是俩人迅速御剑离开了这里,继续巡查。

……

另一个方向的赵飞飞和叶修姚两人就没有什么奇遇,他们的方向多是一些私人宅邸,院墙幽深一个人都没有,连卖货的货郎都不见一个。赵飞飞又飞高了些指着左边连着的几个宅子说:“这几家黑气最盛诶,要不要过去看看?”

叶修姚点了点头随着赵飞飞一起来到宅子的上空,结果发现这几个宅子都是空的,没有人影没有炊烟,就连个看家护院的狗都没有。

“空宅?”赵飞飞不解,扭头去问师姐。

叶修姚静心凝神开启灵识对几个宅子进行扫视,过了片刻肯定地说:“确实是空的,奇怪了,刚才过来的一些街市明明摆摊设点的很热闹,一些普通人家也有炊烟,孩童嬉闹,但这些宅子为什么如此……死寂?”对,就是死寂,不是普通的安静,而是死寂,毫无生气不说,还充满了死气。

“师姐,咱们继续往前看看,前面好像是个卖牲口的市集。”赵飞飞拧着眉毛看了看下面的宅子,又向远处望了望。

“走吧,去看看。”叶修姚说。

飞了也就几百米,就是一片空旷的场地,一群羊和十几匹马都被栏杆围了起来,后面是一片牲口棚,甚至地上还趴着几只体型彪悍的大狗,这些牲口脖子上都有挂着牌子,写着贩售的价格。四周有一些外族打扮的商人和余国打扮的商人在讨价还价,虽然动作很机械。除了牲口外,所有的人都散发着黑气。

赵飞飞跳下飞剑伸手摸了摸马匹对叶修姚说:“师姐师姐?这马是真的,你摸摸还有脉搏呢,而且身体也是热的!”叶修姚也跳下飞剑走过去摸了摸,转头又摸了摸那些狗和羊,真的都是活的。

但是这些举动,并没有引起卖家和买家的注意,甚至可以说是根本就好像没看到似的。赵飞飞小心翼翼走到一个卖家身后,伸手摸到了那人的手腕,入手冰凉,就如同死尸一般,而且也没有脉搏。

赶紧收回手的赵飞飞招呼叶修姚跳上飞剑回到空中。

“这么看来动物都是活的,只有这些人是死人,这是为什么?”叶修姚问道。

“这我也不知道,但我想,我找到落脚点了。”赵飞飞嘴角翘起,看了看牲口棚。

叶修颜一脸的了然,果断从怀中取出弹丸向空中掷出表示安全的弹丸,一朵巨大的蘑菇云散开在空中。

没过一会儿,6个人都聚齐在牲口棚上空。

战巫皱了皱眉头问:“牲口棚?”

“对,我和师姐发现,就这个棚子没有黑气,而且这些牲口都是活的,其他人基本都是活死人,他们讨价还价动作极其机械,就像是提线木偶。”赵飞飞指了指羊圈外面的几个人。

胡一鸣也皱着眉头想了想:“那就是说这些黑气对动物都无害是么?”

岳阳子说:“可以这么说,但这个秘境里的这些黑气对咱们都是无效的,所以除了动物以外,对咱们也是无害的。”

胡一鸣又问:“也就是说这些黑气其实就是梦溪造成的对吧?但是她没有伤害这些牲口,所以说她对动物都没有敌意。”

岳阳子一愣,琢磨了一下点头道:“你这么说……也可以这么理解,毕竟伤害她的都是人类,但,我没有亲历过那次大屠杀。”

众人看向岳阳子和星玄子,感觉这俩人说话的语气很沉重,

星玄子稚嫩的脸上忽然暗淡了下来,眼里含着泪花说:“不知道你们都发现了什么,我们……看到的……真的太惨了,我们那个方向有一个寺院,寺院里堆满了尸体……”

岳阳子拍拍星玄子的肩膀,把话头接了过来:“我过去仔细看了看,这个镇子的黑气有很大一部分就是来自那个寺院,每具尸体所散发的死气浓郁到窒息,几乎遮挡了视线,我们飞到很低的地方才看到的。”岳阳子背着手仰头四十五度,让泪水往回收了收。

“从儿童,到妇女老人,有的是妈妈抱着孩子,有的是丈夫搂着妻子,从表情可以看出来死的时候很惊恐,从耳鼻口中不断的冒出死气,最可怕的是这些人虽然看上去死了,但……应该还活着。”

“怎么讲?”胡一鸣追问。

“我们分析,这这些人的生魂应该还在,只是被强行剥离了躯体。”岳阳子沉吟道。

众人猛地扭头又看了看在交易的那些人,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战巫飞下去抓住一个人的手腕给他把脉,又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瓶子涂在手心上,给这个人脑门一掌,片刻之后这个人慢慢变得透明,但是整个过程,这个买牲口的人一直都没反抗战巫的动作,一直机械地和对面的异邦人讨价还价。

战巫飞回到大家身边说道:是生魂,这些生魂被抽离了身体,在这里还继续过着原来的生活,这些死气把他们实体化了,但,毕竟是假象,我用还魂香的香灰拍在头上就可以抵消一部分死气,让生魂暂时恢复到自己的状态,但是这种状态维持不了一会儿。

果然,在战巫解释的时候,那个已经半透明的生魂,又慢慢的变成了实体。

叶修姚问道:“三魂七魄都还全吗?”

战巫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,表情多了一丝凝重:“虽然我还不清楚原因,但看到这些生魂的状态,我觉得这些生魂不可能再回到原来的身体了。”

看到大家都不说话了,胡一鸣跳上战巫的肩膀,对大家挥了挥手:“我,该我说了,我和战巫刚才应该是……看到食梦貘了。”战巫也跟着点点头,伸手指着大家分开的那个岔路口的。

岳阳子赶紧上前说道:“你见到她了?什么情况?”

胡一鸣说:“我觉得的应该是她吧,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姑娘,在乞讨,她跟我要吃的,而且她身上没有死气。”

大家疑惑,就这样?为什么她在乞讨?

()

蝼拂肤陶耥叼
蝼拂肤陶耥叼 蝼拂肤陶耥叼(女医生检查硬度)

女医生检查硬度

最新内容
相关内容